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     10月1日,我當班。妻子起早做好早餐,因為是節日,我比平時上班更早了一些。
  路上,我的心被一面面五星紅旗牽引著,急切地想要早點到達單位,好讓值班的同事早點回家團聚。
  之前我還以為,自己是值班的人中最早來單位的,到了值班室才發現,另外兩位值班的同志已經就位了,隨即我們三個人對視一笑,就在這一刻,我們彼此都為這份戰友情深深觸動了。
  我清楚地記得,去年的中秋,宋榮剛也在崗值班。當時,他還給妻子寫了一封信,稱呼很特別———“老魏”。
  今年的國慶與中秋恰逢一日,我半開玩笑問道:“宋哥,你說今晚的月亮,是老宋的圓?還是老魏的圓呢?”
  宋哥樂呵呵地說:“一樣圓!你應該直接問,是老宋想老魏多一點?還是老魏想老宋多一點?還拐彎抹角的。”
  值班室的氣氛,并沒有因為我和宋哥的說笑變得輕松,我和宋哥這時才意識到一個問題,就是和我們一同值班的王剛,他的父親半個月前剛剛去世。每逢佳節倍思親,這么特殊的節日,他怎么還值班呢?
  “怎么了?兩位哥哥,不要這么看我,是我要求值班的,你們知道,我父親生病快20年了,生老病死誰都會經歷,我確實很悲傷,但我也知道只有堅強的生活,更好的工作,才是父親最期望的。”
  我們都陷入了深思。我知道,身邊的每一位民警都是可敬的,也都有著不為人知的遺憾和故事。可是,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,就要去堅守,領導的肯定、同事間的默契、家人的支持都是支撐我們一直前行的動力。
  只因我們是警察。
  我突然對一個問題產生了好奇,忍不住問道:“宋哥,你節日值班有二十幾次了吧?”
  宋哥說:“這個真沒記住,十幾次是有的吧。”
  我從警之初,就是和宋哥在北岸派出所工作。我去派出所時,他已經在那里堅守了八年。如果以年計,那么宋哥的從警生涯中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節日,都沒有和家人團聚。
  看看宋哥,又看看王剛,我堅定地說:“今天,值班室窗外的月亮是最亮最圓的!”
  “嗯!是最亮最圓的!”宋哥和王剛抬起頭若有所思地說道。 
       □印瑞武
 

上一篇:牙克石森林公安局組織召開轄區單位監督員座談會

下一篇:保護野生動物我們一直在路上

久久亚洲道色综合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