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
  宋金明

“歲朝清供圖”是我國傳統節令畫里很有代表性的一類。歲朝,即歲旦,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早晨。《后漢書·周磐傳》中有“歲朝會集諸生,講論終日”的記載,可見早在漢代就有歲朝的活動。

      于新春早晨作畫,祈福納祥,討個好彩頭,謂之“歲朝圖”。畫“歲朝圖”始于唐代,但并無作品留存,今天能看到最早的《歲朝圖》,一般認為是北宋趙昌所作,所畫為太湖奇石、艷麗花卉。畫上有乾隆題跋,將其歸為歲朝題材,然主題到底為何,還難以確定。雖然唐宋遺作難覓,但到明清時期這一題材已經廣泛流行,且有大量作品出現。

      “歲朝圖”大致可分為三類:一是以鐘馗形象為主,常與蝙蝠等一同入畫,取驅邪納吉、福在眼前之意,明憲宗朱見深的《歲朝圖》是此中代表;二是表現春節期間的歡慶娛樂活動,像描繪乾隆皇帝的《歲朝圖》《冬景行樂圖》等皆屬此類;第三種便是“歲朝清供圖”,也是“歲朝圖”中最大的一類。清供的起源可上溯至遠古的祭祀禮儀,為了表達對自然、祖先的敬畏,并達到祈福消災的目的,古人常將珍貴之物用來祭祀,這便是清供的原型。人們最熟知的清供,多是于佛像前擺放香花蔬果,煙云供養,以示虔敬,這叫作禪房清供。文人在書房擺放鐘鼎器物、奇石臺屏,謂之文房清供。逢春節、端午等傳統節日,普通百姓之家也會擺出各種清物,歲朝清供便由此而來。

      那么“歲朝清供圖”里都畫些什么呢?汪曾祺在散文《歲朝清供》里說:“畫里畫的、實際生活里供的,無非是這幾樣:天竹果、蠟梅花、水仙。有時為了填補空白,畫里加兩個香櫞。‘櫞’諧音圓,取其吉利。水仙、臘梅、天竹,是取其顏色鮮麗。”汪曾祺說的這幾樣固然是常見的,不過畫家們所畫還要更多。粗略統計,“歲朝畫”里常見的花卉、蔬果、器物、動物等有幾十種,不同的組合還會有不一樣的吉祥寓意,如百(柏)事(柿)如意、年年有余(魚)等。

      清代宮廷對“歲朝清供圖”的繪制非常重視,特別是乾隆一朝留下了大量作品。乾隆皇帝常常親自開筆,繪《歲朝圖》,寫“春帖子”。故宮博物院藏有多幅乾隆御筆《歲朝圖》,繪制時間自壯年延續至老年,這漫長的時間線不僅昭示出乾隆對書畫的特殊喜愛,更隱含了其身為一代帝王的雄心壯志。在1760年的一幅題為“韶華”的《歲朝圖》中,所畫為湖石水仙,題詩中有:“東陸延禧肇,西師告武成,南端雙鳳闕,北拱萬年清。嚕斯訥黙會文同,測景詳求昏旦中,從此凹睛凸鼻輩,一齊受吏驗東風。”所言仍是平定準噶爾之事。是年,準噶爾汗國滅亡,清廷歷經康、雍、乾三朝,延續70年的對準噶爾作戰取得最終勝利。

      明清時期,“歲朝清供圖”也成為文人鐘愛的題材,明代的陳洪綬,清初的八大山人,揚州八怪中的李鱔,清末海派名家趙之謙、任伯年、吳昌碩等都有此類作品傳世。對于這一現象,美學家陳健毛講的最為透徹:“歲朝圖”的流行可以看作文人畫世俗化的縮影,其中很多作品雖表現文人擅長的梅蘭竹菊,但其意義往往脫離了傳統的品格氣節象征,而被賦予平安如意、長壽吉祥等寓意,以迎合市場需求。吳昌碩作于83歲的一幅《歲朝清供圖》,所畫牡丹、水仙、石頭皆為歲朝圖中常見之物,然其以書入畫,以寫代工,牡丹的莖干、石頭的輪廓皆顯示出其老到的書法功底。至于設色,學的乃是清嘉道年間花卉名家張孟皋,牡丹艷而不俗,水仙雅而不孤。雖然只有兩種花卉,但整幅畫構圖繁密,生機勃勃,與宮廷歲朝圖的富貴細膩又大不一樣。

      在齊白石筆下,傳統的“歲朝圖”便更多了些世俗煙火之氣。眾所周知,齊白石有一套本事,便是為“萬蟲寫照,百鳥傳神”,許多在前人看來不入畫的東西在他的作品里都有表現。其《歲朝圖》也是如此,牡丹、水仙、柿子這些吉祥花果在他的畫里依然常見,而前人少畫的燈籠、爆竹、茶壺等物什也成了他畫里的主角。且看齊白石作于93歲的《歲朝圖》,瓶中幾枝紅梅嬌艷可人,再配上幾顆紅柿子、一串紅爆竹、一只龍紋壺、兩盞素茶杯,既有吉祥如意之愿,又有日常生活之趣,尋常百姓家的年味兒躍然紙上。畫題“新喜 九十三歲老人白石”,足見畫家當時的喜悅心境。是年,北京文藝界專門為齊白石召開祝壽大會,周恩來總理親自出席宴會,對這位畫壇耆宿給予了極高的禮遇。可見,齊白石此幅《歲朝圖》不但接地氣、有年味兒,更寄托了古木新枝、老當益壯的美好愿景。

      今天,我們的物質享受、娛樂活動遠勝古人,可總覺得傳統的年味兒越來越淡。當此之時,我們不妨回頭看看前人的“歲朝清供圖”,或許可以從那些蔬果清物中獲得另一種感悟。也許我們現在缺的并不是熱鬧,而是一種簡淡平和的心境。正所謂“山家除夕無他事,插了梅花便過年”。

上一篇:北京的長城從哪里來?

下一篇:興福寺為什么又名“破山寺”

久久亚洲道色综合久久